卢千衡

疯姑娘一只,爱叶修,爱德哈,爱小说ヽ(゚∀゚)ノ

军训进行时(AU)

开学前七天,琳达就不得不忍受着好友艾达善意的嘲讽回到了学校。琳达的校长先生在带领学生们友好访问一所中国学校以后,给全校师生带回了一个神奇的礼物——学前军训制度!


穿着从中国进口的劣质难看的迷彩服,琳达百无聊赖地站在队伍里听着校长激动人心的演讲,眼神飘忽。显然,他认为军训是一项激动人心的活动,理应赢得全校师生好评。


突然,她眼睛一亮。台上已经没了校长的身影,取而代之的是一个金发帅哥。显然没人注意到他是什么时候上的场。


被镇住的不只琳达一个,几秒后,似乎全场女生都开始了窃窃私语。禁止携带的手机也悄悄都被拿了出来。


金发男子神情严肃地简短交代了几句,就又庄重地走了下去。懒洋洋的氛围一扫不见,大家都激动了起来。


班上消息最灵通的苏珊不久后就向大家宣布——那个金发教官并不带领任何一个学生连,他只是作为这次军训总指导,时时巡视而已。


大家有些失望,不过继而又恢复了精神——那也可以常常见到不是吗?


带领琳达所在的二连的教官是个黑发碧眼的稍有些矮的男人,他并不像琳达想象中的军人那样严肃,玩笑着介绍了自己。他看起来有些紧张,但也调整得不错。他说他是波特教官,不过大家平时叫他哈利就好。是个好说话的教官,大家这样想。


事实并不是这样。波特教官在工作时很是严肃,一丝不苟地让她们完成着一项又一项训练,可当大家叫苦的时候,琳达总能在波特教官眼中看出犹豫。她觉得自己有些喜欢这个教官了。


不多时那个金发教官就来了。女孩们顿时没了规律,嚷了起来。波特教官老早就心存不忍了,便由了她们去。不近人情的金发教官并没有理会女孩们的起哄,勾起波特教官的肩膀走到一旁……摸出了一包烟!


波特教官很自然地伸手从裤兜里拽出了打火机,熟练地将金发教官叼在嘴上的烟点燃,又将自己的烟叼着凑了上去。两人就这样旁若无人的吸起了烟。


军区当然不能吸烟,可他俩似乎全没将这项规定当回事儿。八卦的苏珊这时又故作神秘地告诉大家,那个金发教官在上面似乎有个权势很大的父亲。可苏珊不知道的是,那个金发教官啊,比他父亲这个年纪的时候,还要受上头重视。


有钱有权,还帅,女孩们羡慕极了,纷纷猜测着金发教官的女友会是何等人物。可苏珊却带着几分难以置信地说,他并没有女友,也没有过。


不是吧?这样优秀的人!琳达不禁也开始好奇了。


第二天开始,金发教官几乎每时每刻都待在了二连附近。女孩们为此开心,却也很疑惑,一些猜测渐渐地蔓延开来。每当休息时刻,金发教官就会迫不及待地将波特教官拉到一旁,两人或坐或立,却只是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天。琳达更好奇了。


可没等她有心思多猜测,第三天的波特教官布置的训练量骤增,鲜有休息的时候也板着脸。她们并没有做错什么,但也在这样严肃的环境下一遍一遍练习得更好了。没有人抱怨什么,经过这两天,大家早喜欢上了这个好性子的可爱教官。金发教官就站在一旁看好戏的样子,什么也不说。


这天后,波特教官就不见了。不得不说这让人很难接受。虽然波特教官不那么有钱有权,也不那么帅,还在晚上给大家加练,但大家是已经真真切切喜欢上他了。他是一个真正的军人,对待自己的事情会一丝不苟,却也像个亲切的大哥哥,相处的时候不说如沐春风,可气氛融洽得好似他们已经认识很久了。


来的新教官叫韦斯莱,是波特教官的好友。他并不太在乎的样子,训练很松,有了大段的大家时时想要的休息的时间,可女孩们宁愿这时现在她们面前的是那个似乎已经变得不近人情的波特教官。头一天的过度练习,使得这一天的训练效果甚微,还站在一旁的金发教官完全明白其中因由,却皱着眉头批评了她们,又亲自指导起来。这下真没人喜欢他了。一天到晚就板着脸!


韦斯莱教官告诉她们,波特教官是因为临时被派去指导手榴弹演习,被指示不用再管她们。本来上头交代了将她们直接交给韦斯莱教官(听到这里嘘声连连),可波特教官仍不放心,坚持尽可能地亲自上阵,让她们做到最好。本来就要忙演习的事,还同时要带她们,波特教官,他很辛苦。


努力,有责任心,幽默,又认真对待工作。这样的波特教官,谁会不喜欢呢。


接下来几天,波特教官都很少出现,可没有人不想念他。直到倒数第二天的晚上,波特教官才又回到了她们身边。神情疲惫,却掩不了嘴角愉悦的弧度。手榴弹演习指导的话,波特教官一定很骄傲吧?琳达想,毕竟波特教官是个军人,还是她见过最好的一个。


整个晚上都很热闹。波特教官和大家聊着天,金发教官也站在一旁。大家起哄着,让波特教官唱一支歌,波特教官不肯,怎么劝都没用。


“让他唱,不唱就罚你们走三圈鸭子步!”金发教官背着手走近,也加入了这个行列。他抿嘴笑着,竟全然是得意的神情。


“波特教官,唱吧!鸭子步呢!”女生们本意也只是起起哄,这时闹得更凶了。


“他是你们教官还是我是你们教官?”波特教官挑衅地瞪着他的上级。金发教官就这样看着他,没什么回应。


“你!”女孩们尖叫着,笑着。


“他敢让你们走鸭子步,今晚我让他睡不了觉!”波特教官摆着手,笑着说。金发教官似乎也并没有真的想让波特教官唱歌,还是懒洋洋的眼神瞅了瞅波特教官,接着什么也没有说。


听到这里,起哄的声音一片大过一片。他们俩对望着,直到波特教官一拳捶上了金发教官的背,又被金发教官狠狠地还击了回去。他们哈哈大笑起来。这个夜晚最后的记忆,也就是所有人止不住的笑声。


开学以后,苏珊还热衷于说叨关于波特教官和金发教官,最开始每一条讯息都会在全班范围内快速得传递,后来大家兴趣渐渐淡了,也就有琳达还乐意去听。再后来,就是琳达主动去问,苏珊也再也说不出来什么了。


想起汇报演出那一天,琳达毫不怀疑他们是走得最出色的一个学生连。可她的记忆不只保存在那一段短短的视频里。还有静静躺在她手机相册里的一张照片。


上面是她最喜欢的波特教官和那个奇怪的金发教官。他们背对着屏幕,勾肩搭背向前走着。夕阳的余晖下,这幅画面并不显得唯美,因为很显眼的地方,波特教官的脚微微抬起,似乎正要踹到金发教官身上去。


故人

十一岁,一个太不令人满意的初遇,德拉科认识了那个注定一生成为羁绊的人。那时还小,只以为自己讨厌波特讨厌到见面便心跳加速难忍争吵,激动到满脸通红,却又时时盼着每一天的例行公事。

十四岁,情窦初开的年纪,德拉科却还是个每天只知同波特作对的小男孩,带着两个小跟班趾高气扬走在校园里。直到又一次见到波特时,看他笨拙地邀请着那个拉文克劳找球手做舞伴,德拉科竟没有走上前去一番嘲讽,类似于“波特不会还没有谈过恋爱吧”。德拉科静静站着,看他被拒绝后的懊恼,心里有了一种奇妙的感觉,似乎为三年来的挑衅找到了理由。

在十六岁的时候,德拉科面临着人生里最重大的一次选择。他想了想,然后加入了食死徒。既然姓马尔福,最重要的就莫过于亲人了,卢修斯已经站好了队伍,不管对错,他不能反着干。即使……他喜欢着,深深得喜欢着另一边的那个人。

于是他成为了双面间谍,为校长刺探黑魔王的消息。无论怎样,他还是不敢说出那个人的名字。不是每个人都见过他杀人如麻的样子,也不是每个人的手臂上,都有一个刺眼的黑魔标记。

若这个标记不是真的,说不定还能用来吓吓波特,他这样想。多美好的想象,如果它不是真的。

如果它不是真的,他不用时不时忍受黑魔王的暴虐——钻心剜骨,多刺激;不用随时提心吊胆着父母的安危,和他,而加入那个疯老头子的凤凰社,即使几乎所有人都仇视着他;更不用明明喜欢着他,却咫尺天涯。

他一点也不渴望黑魔标记,所有人却都觉得他引以为荣。怎么会引以为荣?这里面的苦痛他一点也不愿意承担,但他更不愿意让父亲再负担上他的那一份。对于他,黑魔标记更像是一份沉重的责任。他已经快成年了,就像父亲常对母亲说的,他已经不是小孩子了,甚至不久后,他就能够在校外使用魔法了。

然后,德拉科看着自己按着疯老头的安排一步一步地离他越来越远,直到他几乎恨上自己。那又有什么办法?即使不是这样——他们不是敌人,那也不会是朋友。德拉科放不下自己的骄傲,就算放下了,那人又哪里会看得上?这样的局面甚至早在摩金夫人长袍店就已书写下。一切都是自己的错啊。

看着他在火海中竟然来救自己,德拉科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该对他们的未来抱一点希望,哪怕一点呢?可那不是他们的未来,是他一个人的未来。看着他战胜了黑魔王,然后自己双面间谍的身份没有人知道,再后来自己就进了阿兹卡班。本来也没想过要出来,里头与外边也没多大区别,还没人指指点点着骂他,那些格兰芬多们。可他毕竟有个救了救世主的母亲,还有潘西……她动用了自己所能动用的一切力量,最终他被弄了出来。根本没有意义,他想说,他没办法给她幸福。他的心里早就有了别人。三年前,五年前,还是七年前?他实在无从判断。

在潘西痛苦的眼神里,他娶了格林格拉斯家的小女儿阿斯托利亚。他在乎潘西的幸福,而不是阿斯托利亚的。阿斯托利亚是个好女孩,可她做得再好,也不是自己整整七年的朋友。也许后来她会被自己当做家人来珍重,至少现在还不是。当然,他也不会让阿斯托利亚知道自己并不爱她。外人看来,他们也算一对金童玉女,可又哪里比得上波特和韦斯莱的结合令人交口称赞?

至于那个人……早忘了。

为什么要想起他凭什么!一切的一切的确不是他的错,老疯子对谁都三缄其口。于他,自己仅仅是个改邪归正了的食死徒罢了。说不定……甚至也没有。他可以什么都不知道,幸福他的幸福。他和她,郎才女貌,登对得很。 可自己又在不甘心什么?

在国王十字车站,德拉科又见到了他。是不是能够欣慰,他们终于是……点头之交。因为他甚至没有说上一句“你还好吗”。这没有意义。

不做恋人,至少,也不算敌人。

故人二字承载着的,是他的敌意,是自己的爱。

朋友,他满满七年,也是一辈子的奢望。